【旧文】青海湖游记

人正不正经不知道,但是都自称君子。 ——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洗头小妹

乙未年六月中,夏秋之交,科大六君子骑行环游青海湖,遂有此记。

科大六君子在青海湖畔(左起:老姜,晗哥,龟龟,增哥,羚羊,大鹏)

青海湖,中国最大内陆湖,咸水。环湖360公里,海拔愈3200米,湖周山峦起伏,牛马成群,风光秀丽。

科大六君子,乃羚羊、龟龟、增哥、大鹏、老姜及晗哥是也。

羚羊,安徽人,三角脸,如眼镜王蛇,资深骑行爱好者,其组装车型为众人攒车之蓝本,追随者不可谓不众。

龟龟,江西人,体宽臀肥,官二代,吃货一枚;上古卷轴高玩。

增哥,河南人,两年前曾骑行川藏线,德高望重;每晚固定时段与女友通话,秀恩爱;英雄联盟高玩。

大鹏,东北大汉,然而总被认作南方人,唯其言语中透着浓浓的东北味儿,不玩游戏的模范少年。

老姜,山东大汉中的白面书生,骑行经验较少,首次出行便选择高原青海湖,勇气实为可嘉。

晗哥,同为山东人,文质彬彬,朴实善良。出发前已在帝都坐办公室一载,少健身,体力多有折损。

青海湖此行,系由羚羊提议,并历时两月余策划而成。其振臂一呼,则应者云集,此行六人之外,尚有大黄、小强两人因迫于老板之淫威而临阵退票。而小强老板在六人出发之前已出差离肥,其因此追悔不迭,常以头抢地。大丈夫做事本应当机立断,干脆利落,断不可优柔寡断,此为一证。

7月27日午时,备食品、衣物、装备等,人马出发,乘T字号列车一路向西。28日晚,六人按期抵西宁,下榻于德措吉青年旅舍。入夜,前往莫家街寻访特色小吃。其特色者,一为酿皮,当地人称“凉皮”,一为青海老酸奶。

酿皮与陕西凉皮口味相似,唯有造型更为粗犷,酿皮大如锅口,质厚肉肥,切条后呈四角柱形,辅以辣椒油、拌菜,以及其他底料,量足耐饥。老酸奶多于店门处冷藏售卖,盛于开口碗中,呈膏状固体,油而不腻,口感爽滑,其表一层淡黄色奶皮,口味酸中带甜,实为尝鲜开胃之佳品。每至一处,观佳景,寻美食,察风情,别有一番风味。

是夜,又去超市购买补给,归寝不题。

Day1

29日,周三,人马启程前往青海湖。早,由西宁站搭车至湖畔西海镇。后于骑兵营租车,美利达、捷安特各三辆。办理手续、整理装备补给,至午饭后方出发,时已午后两点。于是,由西海镇发,顺时针环湖。

这一日,过金沙滩到二郎剑,全程约86公里,历时7小时。一路上,草地与油菜花相映成趣,间或可见羊群、牦牛或颔首啃草的高头大马。一切都悠然自得,与大自然协调一致,只有匆匆赶路的我们,显得急急忙忙。金沙滩是湖畔唯一的沙地,一个沙丘连着一个沙丘,有当地人的帐篷,有沙地里的卡丁车。黄的沙,蓝的天,还有翻滚的云,云后的日。不一会儿,大雨来了,穿上雨衣飞奔一阵,企图逃过阴云的笼罩,未果。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前一分钟还花好月圆,后一分钟就劈头盖脸,意料之外,更是情理之中。俄而,雨过天晴,云开日现。这天所经之处,都只能遥遥望见湖水,远看着,那湖分明高过地平线许多,长长的一条水带立在天边,令人不禁称奇。

油菜花·远方的湖

出西海镇不久,即遇到同行另一队人马,三女一男,同由骑兵营租车。队中一孙姓小妹,性格奔放,遇生人自来熟,拦下我等,合影留念。其四人,并无骑行经验,偶遇于青旅后决定骑车环湖。加之高原骑车本就费力,并不能与我们同速前行。

高原骑行首日,最难熬。高原反应带来头痛头晕,长途骑行造成臀部酸疼(车座真的很重要,要调,好好调!),加上体力不支,一队精神饱满的人马不过半日便被整得丢盔弃甲,几乎奄奄一息。所幸,天黑之前,终于赶到住宿的目的地。

是夜,宿于151(地名)雪域宾馆,幸逢大鹏生日,六人得以小聚(糟了,忘记送礼物?)。住的是,50一位,3人一间的板房,门外墙上写了一个大大的“拆”字,略显唐突,甚是扎眼。想来这几年前盛行于中原的拆迁文化,也已经波及到这高原之上?卫生间在相邻一排砖瓦房中,洗漱加厕所,都需要六人轮流使用。

高原上的初夜,大家似乎睡得都不好。我在其中尤甚,整夜未能安眠,胡思乱想,起夜数次,加上未能缓解的头痛,着实苦不堪言。旅游,又名花钱受苦。就像很多表面光鲜的事,做起来枯燥又辛苦。只有耐住性子,才有成功的可能,倘若意志不坚定,就绝无好的结果了。

Day2

7月30日,行程相对轻松,计划半日骑行70公里(轻松个毛啊)至黑马河,下午租车(机动车)去茶卡盐湖。老姜与我因疲劳未能缓解,夜里也未安寝,脱离其余四人,徐徐缓行。本欲联系孙小妹一行人退车,后考虑再三,并不甘心,终又作罢。我两人最终由二郎剑骑至江西沟,剩余40余公里,幸而在路边拦到一车(“达玉租车”的面包车),花钱带我们到了黑马河(1元1公里,连人带车)。

湖南岸,景色与前一日并无不同,一样的是油菜花,和遥遥远望的湖水。一路上,骑车的驴友很多,而过往的车辆中,也不乏对我们伸出大拇指的陌生鼓励者。“士为知己者死”,在气竭力尽之时,能遇到同行者,遇到理解我们的陌生人,从中获得的精神力量弥足珍贵。

日过晌午,两拨人马先后抵黑马河。一条不宽的河,河水清澈见底,河中湟鱼成群,而不怯人。至则寻住处、租车、吃饭,一刻不停。

下午过3时,租车出发前往茶卡盐湖。半路上车辆竟然抛锚,临时换车,仓促成行。

茶卡盐湖,天空之境。去时已是傍晚,游人如织依旧。可惜天气有些阴,白云多而蓝天少,湖中的倒影也没能更漂亮一些。盐湖水很浅,游人可穿胶鞋下水,水底是白色的盐层,因此反射效果颇佳,果真像镜子一般。使美益者为镜,所以美景和美人到了这里,美就成了双份。无论是迎风起纱的妙龄女,还是低首弄沙的黄口儿,看在眼里,美在心中。

重返黑马河,已过晚9点,虽是在青海,天也已黑透。茶卡盐湖一行,车疾风大,墨镜夹片损失惨重(以后记得多备一份),非丢即伤。一行人寻饭吃下。这一晚,宿于黑马河乡。仍是三人一间,轮流洗漱卫生间。

Day3

31日,行程最远日。原定黑马河至刚察,总长117公里。实过刚察至哈尔盖,行程146公里。

早起,轮流洗漱,未进水食,以观日出。绕至湖边,帐篷、汽车、人众如簇。清风拂面,鸥鸟在天,人群骚动。6时20分许,日起。初而暗红,在云霞中隐现;继而燃起,益高且亮,乃至张目不能对日。于是观日出止,人群归返。

湖边日出

归,于路旁小摊用早膳。道路长且艰,唯有多进食以补充能量。其后,备水,苦等几人大便,沿环湖西路开始一天行程,从0公里路标处始。

环湖西路,景色最佳。初,天凉且体力充沛,每人领航两公里,无人掉队,甚为轻松。

天空万里无云,近可见湖,湖水蓝绿,天空蔚蓝,阳光投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平路较多,速度也很快。路上有呼啸而过的私家车,还有无人看管慢慢过马路的羊群。停下来休息时,能看到在草地上蹦跳的田鼠(一说为兔子)。

环湖西路20公里处,每人5元买通地头蛇,得以近观湖水。湖际远望不可见,湖水翻滚着浪花,透心凉。一行人在水旁合影留念。绕湖三日始得见清凉湖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此或可传为佳话。

湖波荡漾

至鸟岛宾馆,50余公里,午饭。从此处之后,路由平转陡,遇到不少长上坡。其陡者,俯身蹬车,双腿如疾走,而车几与步行同速,诚如增哥所言:上坡如便秘,下坡如拉稀。个中滋味,旁人体会不能。至湖北岸,骑行的驴友骤减,尤其少了女生,实属遗憾。

下午六时许,至刚察。老姜不再同行,先行一步坐车回西海。为翌日返程及时,我们继续前进。过刚察,与湖畔渐行渐远,美好景色也随之远去。

出刚察,一大坡,盘旋扶摇直上,远望不可见顶。遇几驴友,体力不支而下车推行。余等奋力蹬行,终至坡顶,力竭。而后坡度由上至下,得以飞驰,毕,五公里已过,再思增哥言,深以为是。大起之后必有大落,这成为了我们爬坡的动力。人生的起伏或也如此,一则苦尽甘来,二则盛极必衰。

天渐晚,9时许,夜幕降,星光初上,方至哈尔盖。寻住处,先入一处,后方知无水。再寻,多客满,后终得一处,5人间,有电视,轮流洗澡。老板实在人,指引我们到仍未打烊的一间川菜馆。五个人饿得前胸贴后背,点菜喝汤,如狼似虎。食毕,归寝。

Day4

8月1日,仍早起,问老板,言此处至西海60公里,多下少上,余皆喜。早饭后,备水出发。这一侧,已不见青海湖踪迹,唯有草原与牛马。

今日之行程,不是大喜,则是大悲。既有7公里的上坡,也有30公里的长下坡。依然轮流领航,以节省体力。至西海镇前,果有一长下坡,于是如脱缰野马,一路狂奔,酣畅淋漓,骑车人至此方知前几日辛苦未白费。未几,西海镇近在目前,翘首可望。

回望来时路

午时之前,终抵西海镇,与老姜会和,退车,乘班车返西宁。时过晌午,抵西宁,宿于彩门青年旅舍,小区房,六人间。安排停当,已过下午四时,而六人均未吃午饭。拜房东张老师推荐,至南山路旁排队品尝小吴酿皮,后至水井巷再尝老酸奶,再后重访莫家街,于老发海处饮牛、羊杂汤一碗,味美。其后,大鹏、老姜、龟龟三人继续逛街购买纪念品,其余三人返回住处。是夜,大雨,大鹏三人于超市门口躲雨,至丑时乃归。

反观青海之旅,一言以蔽之:草原,牦牛,油菜花;酿皮,酸奶,鲜牛杂。

尾巴

8月2日早,一行人坐上了回合肥的火车。夜晚至西安宝鸡处,遇大雨,泥石流致Z20列车脱轨,幸无伤亡。因此晚点10小时,至第二日夜十时方抵皖。硬座37小时,为青海之行画上饱满句号。细想青海之行,辛苦多于快乐,付出多于收获,有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总是不安于现状,他们有思想,有魄力,有开拓精神。尚算年轻的我们,但愿可归于此类。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谨以此结。

晗哥记于乙未年公历8月
2018年3月修改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