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作愤青

在上牛博网的时候,看到上面有编辑老师推荐的文章,就点了一篇进去看。点的是何兆武《上学记》的节选。

         何兆武究竟何许人也我不知道,也不太想关心,毕竟于我没有什么关系,亦没有利益的纠葛。总之,他是一位抗战时期西南联大念过书的文化人,解放后在科学院搞历史方面的研究。我对历史还是不排斥[……]

Read more

毁灭(3)

(四)

“哈哈哈,哈哈……”他突然浑身又颤抖起来,继而,像是悲痛又像是惊喜,“我……我,哈!我中啦,中啦!”手杖从他手中滑落,“啪”地一声敲在地上。

他忽然觉得自己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好像自己是一个巨人,比任何人都强壮,都更有力量。甚至,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有了崇高的地位,他不再是那个朝不保夕的穷困[……]

Read more

毁灭(2)

(三)

过了许久,或许——十天后吧,谁也不知道那是多久。孔乙己——那个重又落魄的应考人,忽然又出现在街上了。

这回是在晌午,他,要去看榜。榜就在临街的一道高墙上贴着,街上行人不少,看榜的却寥寥无几。

孔乙己拄着那根几天前刚从临街木匠那里买来的拐杖,拐杖的下端竟已开裂。他步履蹒跚,走起路来一脚深[……]

Read more

毁灭(1)

(一)

天空,昏黄阴暗,好像邋遢女人家中一张半年没洗过的抹布,污浊不堪。

北风,寒冷猛烈,犹如疯醉汉向妻子扇来的一连串耳光,粗暴无情。

路上,行人匆匆,过客稀少。只是偶尔几个调皮小子跑过,还有几个挑着扁担疾步而行的脚夫。一个叫花子瘫坐在大街一角,他面前的碗里,空无一物。“山雨欲来风满楼”,似[……]

Read more

蛋疼的发文

      就这样子吧,我也知道对我这样子的人来说写日志博客什么的是件极为蛋疼的事情。之前我都是在纸上写写日记什么的,或者给自己来点精神鸦片,很无聊的东西。

      为了写日记还装逼似的买了6根英雄钢笔,到现在只用了1根,也没写出什么惊世骇俗出来,因为前后不过只写了几页。还是敲敲键盘吧,我承认[……]

Read more